三国杀游戏规则-河南女孩从美国“柜姐”转型为速卖通主播 想成为假发界“李佳琦”

刘强测算过,在一场直播中她的最快手速是一分钟换了20顶假发,平均不到3秒一顶,直逼李佳琦涂口红的速度。这个出生于中国假发之都河南许昌的92年女孩,原本在美国线下专柜做“柜姐”,把中国假发产品卖给外国人。受疫情影响,“柜姐”的工作没了,刘强回到国内成为一名线上主播,在速卖通上向美国黑人消费者推销中国假发,1小时最多能挣3000美金。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成为假发界的海外版“李佳琦”。

5月下旬,彭博社独家披露了阿里巴巴全球化最新举措:旗下跨境零售电商平台速卖通开启全球网红孵化计划,3年要打造100万个老外版“李佳琦”及内容创业者。刘强敏锐地意识到,国内直播带货势必火到海外,自己的机会来了。

全世界约80%的假发在中国生产。得益于中国完整的假发供应链,中国假发已成为外国消费者的刚需。在速卖通平台上,平均每2秒钟就有一顶假发被买走,假发类产品年销售额高达数十亿元。

然而3月以来受到疫情影响,海外线下商超纷纷关门。刘强服务的河南假发企业奥源发业受到很大影响,美国线下分销商纷纷取消订单,国内复工复产以来紧急生产的货出不去了。

但刘强发现,海外消费者需求并没有消失,他们转战速卖通疯狂抢购假发。数据显示,4月份速卖通平台上美国市场的假发成交额增长了100%,甚至超过了之前排名第一的口罩。

“本来我们分析,像假发这种非生活必需品,美国人在家躲避疫情一定不会买了,假发市场销量一定会因为疫情大幅下跌,结果数据在短短一周内就爆发式增长。”刘强所在的奥源发业总经理申大垒事后感慨自己错误估计了海外消费者对假发产品的迫切需求程度,他透露,4月份销售额逆势上扬,不降反增40%。

因为疫情滞留国内的刘强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开始在网上给美国消费者直播戴假发,结果她发现,不同假发要搭配不同衣服、妆容,非常适合直播这种表现形式。

“在线下专柜销售时,我每天可能最多接触5-10个客户。可在速卖通上,第一场2小时的直播就让我接触到了全球75个客户。”刘强说,“这75个客户可能来自美国、巴西、西班牙和法国,同时出现在我的直播间里。”

仅仅开直播一个月,刘强就尝到了甜头。4月下旬的一场直播,刘强赚到了近3000美金。刘强表示,这是之前在线下做“柜姐”无法想象的。

(图说:刘强直播截图)

像刘强一样,越来越多的国内外网红开始通过速卖通平台寻找新机会,试图抓住2020年直播红利。

在日本北海道拥有1500平方米 “豪宅”的手机达人斋藤和博,自办网上“手机博物馆”,用着从速卖通购买的中国手机,首次在速卖通为优米手机做直播,90分钟销售额就突破4万美金。还有乌克兰音乐主持人工作空余时间做速卖通主播,兼职收入即将超过主业……

据速卖通直播业务负责人石生介绍,这些网红主播正在让速卖通平台上的直播业态变得更加丰富。2019年,速卖通平台上一共做了8000多场直播,是2017、2018年直播总量的两倍。今年4月,速卖通平台上线了一场答题互动直播,有超过6万人观看;同时平台上的跨境贸易商家也开启了海外仓物流配送直播、档口直播等新颖的直播模式。

国内直播带货已经如火如荼,海外则正处于萌芽期。近年来,海外消费者也开始逐渐喜爱短视频娱乐消遣方式,Instagram、脸书等海外社交平台纷纷上线直播功能,海外直播市场处于一片蓝海。

“过去一年,我们的新增用户增长超过50%,主要来自社交和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用户获取方式带来的红利。我们的社交化策略已经得到了海外很多国家用户的欢迎。网红和内容创作者在推动零售转型和电子商务成功中发挥着愈加重要的作用。”全球速卖通总经理王明强说。

未来一年,速卖通将联合政府、高校、100+全球直播服务商,撬动在华留学生在全国范围内建立10个跨境直播基地。越来越多像刘强一样的主播将通过速卖通平台打造出个人IP,成为海外直播生态中的关键一环。

责编:叶壮、王瑞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